您现在的位置: 济三煤矿  >>  煤海文苑

煤海文苑

为开拓乌金者点赞——第一次下井有感

2017-07-10

人生就像一个五味瓶,里面装满了酸甜苦辣。在我成长的道路上,我经历过许许多多的人生第一次。正是这些永不褪色的记忆,让人悟出一些生活的道理,让平凡心空增添了诸多斑斓点缀和闪光点。

6月30日,第一次下井,充满着新奇。

早上,矿女工主任和矿嫂们集合完后,15名女工列队去领“作战装备”。这个矿灯和自救器,虽然以前看矿工们熟练的往身上背,觉得很简单、很容易,但到了自己亲自操作时,却出现了问题。皮带穿不上,自救器和灯挂错了方向,矿灯头固定不到矿帽上,手忙脚乱,最后在专业人员的帮助下,才算穿戴齐全。酷暑的六月,此时我已经汗流浃背,但是一点也没有影响我激动的心情,和矿嫂们一起来到井口。

在井口,安检员给我们讲了井下的安全注意事项和常见问题之后,带我们走进罐笼,我们还在小声议论着,罐笼高速运转,短短几分钟,便把我们送到了一个与阳光隔绝了500多米的地方。强烈的气压冲击着我的耳膜,感觉有些不适应,迎面吹来一股风,我吸吸鼻子,想分辩一下是什么味,汽油味,胶皮味,尘土味......夹杂在一起,我想这应该就是:煤味吧!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位女工主任拽着往前走,眼前的一切让我惊讶,宽敞明亮的文化走廊,整洁的地板,一幅幅整齐的牌板,一句句亲切的警言警语,提醒着矿工要注意安全,要平安归来。脑子里的画面瞬间切换到地面安全文化大厅,我还在感叹着环境不错的时候,安检员告诉我们该上车了。噢!这就是“传说中”的无轨胶轮车呀!

“嘟嘟”一声长鸣, 渐渐地灯光微弱了很多,感觉就像坐着火车过隧道。黑黑的,看不清对面人的脸,我举起小矿灯对着黑呼呼的墙壁照着,巷道顶部和两侧都被单体支护,钢带和锚网支护固定着,我对这些又产生了莫大的兴趣,这么深的井下,是怎么拱起这宽宽的巷道呢?以前我爸爸是不是也坐着这样的车来回挖煤呢?很快我就否定了这个想法,济三煤矿建矿时的第一批老矿工,虽然他在井下工作了三十多年,那时的环境一定远不如现在安全方便,他们都是步行。大约半小时后,车停了。离183上02工作面还有一段距离,我们要步行才能到达。随着队伍向前延伸,我回头看看,好漂亮!那荧荧闪亮的小矿灯,点缀在黑漆漆的巷道中,真像夜空中闪烁的星星,随着我们的脚步在跳跃。我兴奋的迈开小步想走到队列的前面, ‘不好’,一个趔趄,脚下被什么拌了一下,原来路不平坦,可我看见工人师傅们,他们走得稳稳的,根本没有路不平的表现.这里有一些水,我踮着脚尖跨过去,旁边的同事说:你穿着胶鞋怕什么?我自嘲一笑,也许是习惯吧.越往前走,越觉得脚跟不上趟,身上的自救器和矿灯仿佛突然之间“胖”了好几斤,“怎么还没有到?别说干活了,光走这些路都要把我累个半死,哪有力气干活?”我已经没有来时的那股兴奋劲了,取而代之的只有一个字---累。

这时,现场负责的张书记说:“下面就是工作面了,大家准备好”。耳边轰隆隆响个不停,脚下尽是泥浆。进入黑暗的工作面,只有矿灯的亮光照出脚下的路。体温逐渐升高,不像外面的凉爽。在窄矮的空间里,我磕磕绊绊走着,不时用毛巾捂着嘴,原来,这就是采煤一线工作面的真实情况呀!走了一段路程感觉好像是二万五千里长征。我看到张书记他们虽然脸上沾满闪光的煤粉,但此时从他们那有神的眼光中可以看出他们对生活的热爱,虽然平时在地面没有这样感慨,我还是向张书记说了句:“张书记,你们辛苦了”。

张书记说:“不辛苦,相比之下,济三矿井下的环境已经是最好的了,小辛,你看到煤炭是怎么长的了吗?”,边说边指向煤壁,我用手去触摸煤炭,煤壁非常平整。他说:“先用割煤机割下来,我们再把煤用溜子、皮带运出去”。原来这就是煤炭的出生地,这样运出地面的哦。我还在张书记那里了解到,原来工作面开采之前,需要先进行掘进工程准备,也就是要打一个通道,然后再上掘进机设备,巷道液压支架,采完,灌浆、封闭,再设计另一个工作面。煤矿的工作是动态的,不断改变着工作环境,面对着难以预料的复杂条件,迎接着一个又一个新的挑战。

不远处看见奋战在一线的 “战士们”挥舞着矿灯,“欢迎你们!欢迎你们!”头顶安全帽的他们,肌肤像煤一样的黑褐,眼睛犹如月光一样的闪烁,牙齿宛若餐具一样的洁白、光亮。看到我们走近,他们暂停了工作,自觉的排成一队,他们仿佛与周围的黑黑煤炭和机器融为一体,开心地笑着看着我们走近。

“老婆,你来了!”

“老公,你辛苦了!我来看你了”,一位矿嫂大步向前投入了矿工的怀里,透过灯光我看见矿嫂脸上滴答的水珠连成线,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

“傻瓜,不哭!有你在,我便不辛苦!”简单的动作,朴实的语言,道出无尽的关怀和支持。

我也被这温馨的场面感动着,鼻子一酸,不争气的眼睛里泛起了雾水。我转过头问另一位职工,那传送的小山一样的是煤吗?他淡淡的回答:“不,那是钱”。我一下子呆了,思绪顿时回到了灯红酒绿的繁华城市,车辆来来往往,川流不息。能源,人类社会赖以生存的物资,不知道有多少人能了解,它们来的是那么的不容易!

在这个没有阳光的世界里,我渐渐迷失了时间。太阳升起也好,落下也罢,对这里毫无影响。面对阴冷潮湿的工作面,他们没有任何抱怨,用胆识和智慧消灭了煤尘和瓦斯的侵害,用勤劳和汗水挖出了许多的乌金墨玉。他们是井巷中流动的风景,是火和光的采集者,是他们给我们带来了光明和温暖,是他们唤醒了井下沉睡的精灵。

这是一种选择,也是一种生活,矿工的生活。在这个用罐笼链接着两个世界的地方:一个地上,一个地下;一个光明,一个昏暗。但在这两重世界之间,矿工们来回的穿梭的无数遍的地方,有着他们的家,供养着他们的生活。选择这样的生活就是期待生活能给他们带来许多的安慰和回报,让他们下班的时候能在这如水的光阴,如水的月色中贪恋这一方净土,一扫满腹的惆怅和牢骚。

“纸上得来终须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有机会下一回井吧!体验一次不同于我们日常生活的生活,做一下比较,相信会有很多的感受。

稍作休息,我们踏上返回的路,我早已汗如雨下,通体湿透。尽管我们已经又累又渴,那种豪迈的气势深深的鼓励着我,我也学着他们的样子,迈大步子向前走。虽然那双大大的胶鞋让我的小脚在那里尽情舞动,拖住我前进的步伐,可我的心是从未有过的充实,我受到了一次洗理,思想上有了净化,使我更加珍惜现在的工作岗位和幸福生活。坐在车上回头望去,几个矿灯在黑暗中闪着微弱的光,长长的巷道仿佛没有尽头,通向地心深处。风更大了,感觉到身上很冷,升井了,感觉升井的时候很快,抬头向上望,仿佛看到了井口,阳光灿烂,绿叶红花。

回到地面,我像第一次闻到空气一样,贪婪的呼吸着。空气,在今天显得那么新鲜、那么珍贵,闭目享受着自然的阳光,脑子里始终存在着挥之不去的画面:洗不净的黑眼眶,污泥满身、汗流浃背的雄伟身躯······即使那样,他们依然饱含对地底乌金墨玉的执着,依旧充满着对这无穷宝藏的爱恋,带着他们的信念,带着他们的希望,向祖国不断输送工业食粮。

矿工们!你们是最棒的,我为你们点赞!(辛兰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