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济三煤矿  >>  煤海文苑

煤海文苑

【一封家书】好久不见

2017-07-12

“我来到你的城市

走过你来时的路

想像着没我的日子

你是怎样的孤独

拿着你给的照片

熟悉的那一条街

只是没了你的画面

我们回不到那一天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2016年春节过后,在老家读高中的儿子放假回到了我的身边,弹着他心爱的吉他,为我演唱了这曲《好久不见》,婉转的吉他声,沙哑的嗓音,儿子竟然以十五岁的年龄唱出五十岁的沧桑!

我静静地倾听着儿子的心声,泪如雨下,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

自上学以来,儿子的成绩一直在中游徘徊,考重点高中自然无望,在竞争激烈而又面临改革的济宁市,我担心儿子能否考得上高中。于是,2015年中考前夕,我与儿子商量,将他转入邹城某所初中学校,在那里参加中考,因为邹城市先考试后报学校,只要成绩够分数线就有高中上。但是儿子坚决不同意,班主任老师也说发挥正常应该没问题。于是,我尊重了儿子的决定。但是,儿子发挥失常,中考名落孙山。

面对难过、懊恼、沮丧的儿子,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平静地问道:“孩子,你是怎么想的?”儿子有些愧疚的望着我,低低地说了句:“对不起,妈,我没考好,可我还是想上高中。”我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儿子说:“没什么对不起,妈妈知道你也是想考好的,只是发挥失常,这也很正常,人不可能事事如愿。还想上高中说明你没有被暂时的失利打倒,你很坚强,是妈的好儿子!”儿子诧异的抬起头问我:“妈,你不怪我吗?中考前我没听你的安排。”我平静的说:“不怪,人生有很多十字路口,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只是我们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你说呢?”儿子重重的点了点头,似有所悟:“我知道,我没考上,所以没有了选择上哪所学校的权利,您和爸爸您俩看看我能去哪里上高中,我都接受。”

我把儿子送到了远在150公里以外的农村老家一所县城的高中。面对儿子不情愿又无奈的眼神,我“视而不见”,狠心把他一个人丢在了那个条件艰苦、人生地疏的县城高中。可是转身上车离开的那一刻,我泪奔了:儿子从小到大,从未离开过家,矿区的生活还算优越,吃穿不亚于城市,冬天有暖气,夏天有空调,儿子也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一句话:没吃过苦! 在儿子心理断乳期,我这样做,他能否受得了呢?“孩子看你了的了,以行动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吧。”我心里默默祝福儿子。

老师是陌生的,同学是陌生的,校园是陌生的,乡音是陌生的------,一切都是陌生的;第一次吃食堂,第一次住宿舍,第一次独身在外------,一切都要靠自己。几天过后,儿子开始陷入了迷茫、困惑、彷徨,开始抱怨、失望、失落------

学校每两周休一次周末,我和他爸也就每两周去看望他一次。两周,在儿子和我的心里都很漫长,好久不见,听到儿子最多的就是倒苦水:“妈妈,教室里连电扇都没有,食堂里的饭菜像猪食似的,老师同学土的掉渣,连普通话都不说--------,”我听着心疼着但依然不动声色地微笑着:“是啊,条件是很苦,可这也是你的选择,孩子,爸妈只能给你这么一所学校上,其他的我们没有能力帮你。”“那我不能转回济宁去吗?”儿子期待地看着我与他爸。我温和但坚决地告诉儿子:不能!望着日益消瘦的儿子黯然失神,我的心疼得一抽一抽的,可是我告诉自己,必须坚持!

入学一个月,儿子“生不如死”,我也是度日如年。为了与儿子联系,我们不顾学校的规定为他配了手机,晚上在宿舍可以偷偷用。可是一个月200元的话费单子让我目瞪口呆!国庆节放假,儿子回到了济宁,我开玩笑问儿子:“宝贝儿,你是不是恋爱了,和哪个美眉煲电话粥了?”儿子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妈,说实话,这个月没怎么学习,白天上课昏昏沉沉,晚上以游戏相伴------”“哦,妈妈理解你的苦闷,在那个地方你一定很孤独,可是我们跑那么远去的目的是什么呢?孩子,你感觉这样过好吗?”我静静地看着儿子,眼睛里是满满的疼惜。儿子沉默了一会儿说:“妈,我想好了,要么不上了,要么好好上学,总之不能这么混下去了,很无聊!”儿子考虑了三天,最后告诉我,决定好好上学!听到儿子这个决定,我如释重负,用力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我就知道我的儿子一定能行!”回校前,儿子主动把手机交给了我,坚定地告诉我:不玩游戏了!

又是某一个两周后,儿子很自豪的告诉我:“妈,我们宿舍的同学出去喝酒了,好几个同学被开回家了,我没喝。”我冲儿子竖起了大拇指:“自律的孩子都能成大事!”儿子接着告诉我,他考试成绩进步了,从刚开始的班级倒数第七(第54名),到了班里30多名了。我又竖了大拇指说,下次你一定能进前20名。儿子说我是金口玉言,因为后来他果然考了第19名。

2015年的冬天,一场罕见的大雪降临人间,有一天,儿子半夜打来电话(借同学手机):“妈,我冷,去厕所都冻屁股,宿舍窗户都结冰了,你给我想办法吧,我不住宿舍了!”想着儿子远在几百里外冻得夜不能寐,我心如刀割,可我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平静的对儿子说:“孩子,你真的是受苦了,可是没办法啊,那学校就这样的条件,妈妈当年上学时比这还冷呢!你可以去和同学挤一个被窝,这样比较暖和。”

又是一个冬夜,天刚朦朦亮,我起来晨练,忽然接到一个电话:“阿姨,我是姜懿德的同学,他感冒了,发烧咳嗽,他怕你担心,不让我告诉你,可是我害怕------”那一刻,我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到儿子身边,但是我清楚地知道,这样的情况以后可能还会有,我不可能每次都出现在儿子身边,于是,我擦了擦眼泪,对儿子同学道了声谢谢,告诉他怎么退烧,怎么去看大夫,怎么--------,怕孩子爸爸担心,我没有告诉他,事后他知道了,说我是后妈。

“妈!你怎么了?!”听着儿子的沧桑的歌声,陷入往事回忆中的我,突然被儿子一声惊呼打断。儿子望着泪眼婆娑的我,开玩笑说“没想到我的歌声这么感人啊,竟然把老妈唱哭了。”我望着人高马大但依然一脸稚气的儿子,轻轻地问了一句:“宝贝儿,这近一年,这么多的苦与累,你都熬过来了,告诉妈妈你是怎么做到的?”儿子听到我问“你是怎么做到的”,忽然一下子就抱住我呜呜大哭起来,像小时候一样,扑在我怀里。我听到那哭声里满满的不容易------

好久不见,彼此的思念将母子相连;好久不见,成长的足迹把岁月穿成串儿;好久不见,儿子就这样一天天在长大。以后的路,还会有很多不容易,也可能会有失败与磨难,但是,成长路上,我与儿子以心相伴,无论多少曲折,相信路会越走越宽。(安监处 姜秋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