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济三煤矿  >>  新闻聚焦  >>  济三要闻  >>  

济三要闻

后勤服务中心齐广兰:生活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

2018-05-14

 一个人,究竟能承受多少生活的变故和打击,究竟能担起多少持久的压力而不被压垮,还依然心怀感恩和不屈。最艰难的日子,她孝老爱亲的信念从未动摇,久病床前的孝行从未懈怠。很多人赞美她,她却说感恩赡养亲在时。


广兰:生活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

 “齐姐,恭喜你们获得安全文明家庭,给,这是证书!”

“谢谢啦!”

近日,从同事孙彤彤手中接过大红证书,齐广兰没有过多地停留在荣誉上,而是思考着天气热了,婆婆更需要精心照顾,勤洗澡,多活动……

孝心感动了上天

齐广兰是后勤服务中心职工公寓楼班班长,“侍候”人的日子从她1992年参加工作开始一直就没间断过。

在齐广兰所住的家属区,相熟的邻居经常都会看到:晚上她们开车带着婆婆去“兜风”——去济宁一中北湖校区接上高中的儿子下晚自习。

与她生活在一起的婆婆,看上去虽然与正常的老人没什么两样,但现在的智力及自理能力还不及一个两岁的孩童。吃饭、睡觉、走路、甚至大小便全都要有人提醒、照顾。

但很少有人知道她默默扛起的责任、常年付出的孝心和一再叠加苦难。

齐广兰负责5个职工公寓楼的具体管理工作,是“大管家”。丈夫邱国林,是矿上机运工区主井提升班的班长,工作更忙。夫妻俩都是兵头将尾,但为了不让丈夫过多分心,她几乎承担了所有的家庭重担。

“2001年儿子刚出生才几个月,公公突发脑溢血,抢救后虽然脱离生命危险,但长期伴随是大量康复训练。”尽管很累,但齐广兰说,2008年才是她们家惊心动魄的一年:婆婆因急性肠炎住院,便血,腹腔内充血,原因不明,在济宁人民医院ICU病房住了一周后,医院下病危通知书让回家处理后事。

但她们没有放弃。不得已,他们把婆婆接回了兖矿三院继续治疗照顾,也许是孝心感动了上天,几天后婆婆的病情竟奇迹般的好转了。




不留遗憾给自己

就在全家想终于能长舒一口气的时候,生活的打击却接踵而来!

2010年,齐广兰的娘家留下了永远不能忘记的遗憾——父亲的病情发现时就已是食道癌晚期,手术后不到一年就永远的离开了。她说,那一年真是撕心裂肺,白发的奶奶还健在,59岁的父亲就已经走了。

磨难还在叠加!2014年公公又检查出肠癌入院治疗、康复后的婆婆被确诊为老年性痴呆……婆婆刚开始只是偶尔失忆出门回不了家,等到2016年公公去世时,婆婆就已经彻底失忆,把每个人都忘记了。

父亲和公公的接连离去,使齐广兰更加感受到亲情和孝心的弥足珍贵:不能再有“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了。

得病后的婆婆不止忘东西,而且感情很脆弱,经常为小事焦躁不安,害怕、恐惧。

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样的病人往往记不住最近发生的事,却明显记得很久以前的事情。为了让婆婆保持精神愉快,她和丈夫邱国林想了好多办法。

婆婆年轻时性格外向开朗活泼,平时很喜欢唱歌。现在什么都忘了,唯一记得的事情就是唱歌,《花木兰》《社会主义好》《常回家看看》……张口就来。

为了防止忘词影响婆婆的情绪,齐广兰的儿子想了个办法:把奶奶会唱的歌都从网上下载下来,没事就放。婆婆边听边唱,有时边唱边慢慢活动,既锻炼了身体,又保持了愉快的心情。

“我们家里经常开“演唱会”,都是奶奶的专场,其他人都是助唱嘉宾。”她儿子说,奶奶会唱的歌,一家人都会唱了,演唱会时,他们是观众,奶奶偶尔忘词了,其他人赶紧接上,奶奶就会乐呵呵的跟着。

我要报之以歌

久病床前有孝子的付出,不仅保证了婆婆的愉悦心情,也让她们一家得到了亲人们的夸奖,更让她感到家的幸福和对生活的感恩。

3月中旬,去邹城给母亲过六十六大寿,齐广兰把婆婆一起带去了母亲家里。看着满屋子的人有说有笑,婆婆很开心。当大家提议婆婆唱首歌时,婆婆立刻唱起来,大家伴唱、打拍子、鼓掌,夸婆婆唱的好,婆婆高兴的不时说着:真热闹啊,真热闹啊!

丈夫邱国林顺手把刚烫好的一小瓣橘子喂给自己的母亲,又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

这一幕正好被齐广兰的舅舅看到。“你小时候,你妈就是这么照顾你的,现在轮到你照顾她了,你看她现在的脸上,多幸福啊!”

“嗯!我小的时候很听话,现在我妈也很听话”丈夫邱国林打趣道。

“看着老太太多精神,孩子们把她收拾的又干净又利索,我家隔壁老李也得了这种病,他可不这样,整天骂人摔东西,最后没人管了”齐广兰的四姨说着邻里家事。

“如果他家的孩子们也都这么顺着他,哄着他,夸着他,心情好了,也不会骂人,得了这种病,就得像照顾个孩子一样。”小姨接道。

一个“孝”字两重天。席间,老人们的介绍,让她真切感受到为人子女应尽的义务和责任对一个家庭是多么的重要。

“你姐姐带了个好头,做的很好,孝老爱亲是咱们老齐家的传家宝,这些,咱们没有丢,你们要一代代的传下去啊”。从母亲家返回时,看齐广兰小心翼翼的把婆婆扶上车,教了一辈子书的二姨对她旁边的弟弟妹妹们说着。

齐广兰回头看看母亲,母亲是那样的高兴。    (江记文  齐广平)